荐读九江 | 庐山国际爱情电影周的“外”遇

2022-09-04 08:32:18   长江周刊
浏览量 29900

庐山国际爱情电影周的“外”遇

■ 陈 晖 文/

JonnyAnna是一对瑞典和中国的伉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在微信上互动了近一年,但是与他们的初见竟然是在庐山国际爱情电影周。这期间的故事有波折,但是我们三人都非常愉快,宛如是多年未见的老友。


初识跨国伉俪

几年前,堂哥承租了鄱阳路的一栋别墅,他曾多次邀请我去喝茶,或许是因缘未到一直没成行。去年上半年,堂哥告诉我他的别墅将转租给瑞典人Jonny和他的中国妻子AnnaAnna在他的别墅住了近一个月,她非常喜欢这栋别墅,于是和Jonny一商量即决定要租下这栋别墅。堂哥最终忍痛割爱是被Jonny打动了,堂哥觉得这栋别墅在他们手上会被更好地保护。他知道我对庐山别墅的故事很感兴趣,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准备介绍我们认识。这以后一直没消息。到年底的一天,堂哥因为别墅装修的事宜咨询我,于是我和Anna联系上了。我们聊得很开心,她把我的微信推荐给她的丈夫Jonny。接着我们建了一个名为“庐山友”的微信群。每逢节日他们都发微信贺卡,贺卡是用两人合影制作的。春节贺卡上Jonny从后面搂着俏皮的Anna坐在一只行走于森林中的老虎背上,非常有趣。

接下来因疫情他们被困在上海,我发微信问候,他们非常想念庐山,我不时发些庐山的照片和视频给他们。因为疫情,游客稀少的庐山更加安静,景色更美。

上海解封后,六月底,他们开车回到九江,Jonny就上山事宜咨询我。他担心隔离时间会延长,无法自驾上山。幸运的是集中隔离七天后,他们顺利开车上了山。我看到Anna在朋友圈里发的他们开车上庐山的视频,沿途满眼的绿,配的音乐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心情是多么的舒畅。Jonny在中国几十年一直没有中国驾照,为了能开车上庐山他毅然考了中国驾照,想必当时正是Jonny开车,Anna拍的视频。他们回到庐山后,发微信给我,欢迎我到他们的别墅做客。

他们入住庐山后,我的暑假生活也正式开始。夏天的庐山是忙碌的。直到快开学了,我都没和他们联络,他们应该也没闲着。我时不时在朋友圈里看到Jonny的山居生活:晚上和当地人一起烧烤、带着自制的蛋糕去邻居家做客、到菜园子里摘菜、自己安装节能灯、规整别墅的琐事——看来Jonny的山居生活很丰富。

今年庐山国际爱情电影周安排在八月中旬,这是第三届了。我不爱凑热闹,每次电影周看到牯岭街沿街一排的彩旗就知道电影周开始了。电影周前两天Jonny发微信给我问能否帮忙买到电影周的票。我打一圈电话后发现今年的电影周有点不一样,最后是朋友帮我找了三张票。

Anna本打算邀请我在活动前去他们家喝咖啡,可是根据最初活动安排,那天下午有明星走红毯活动,我们只能在活动现场见面。结果活动时间推迟了两个小时,于是联系Jonny预约去拜访他们。Jonny非常高兴,说要为我做瑞典蛋糕。我提前20分钟从家出发,带上一盒好友用庐山云雾茶鲜叶做的红茶,穿过牯岭街,牯岭街沿街人行道的电影周彩旗装点起气氛。牯岭街人来人往,街心公园一片祥和,不少老人在树阴下聊天、纳凉,孩童们在大人的陪伴下追逐、嬉戏。这个夏天确实有些热。

走过合面街,顺阶而下,往左一拐沿着小路来到公路,突然宛若回到十几年前送儿子上学,我站在路这边看着他走过公路,回首挥手再见,然后消失在孩子们中间。我如儿子一样穿过公路,没有回首,直接走至鄱阳路口,拾级而上,路旁的百年别墅时隐时现,这些别墅大多有些破旧,倒是被承租为民宿的老别墅看相不错。上次光顾这条路应该是二十年前带着学生到我们班数学老师家包饺子,他家在一栋老别墅里,记得孩子们好开心。这位老师早已退休,那些孩子们大多已成家立业、为人父母。百年前应该有不少老外从这里过往,那一栋栋别墅里的故事等着我去探索。


初见卫斯理别墅

正当思绪四处游走时,抬头一看,一个熟悉的凉亭映入眼帘,于是快步顺着左边的小道进入别墅的院子。别墅如我在视频中看到的一样惊艳,凉亭旁边的大树应当是别墅的第一位主人栽种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棵大树是整个院子的灵魂。大树根部有一片大理石板,上面刻有别墅的介绍。Anna在朋友圈里秀的卫斯理别墅是原主人的姓,我一直以为是Jonny的姓。此栋别墅是由基督教循道会的传教士约翰·卫斯理建造的,属于19世纪英国乡村度假风格。Anna后来告诉我,她对照过别墅的原照片,现在别墅风格应当属于北欧风格。难怪我总觉得此别墅的外廊很像庐山典型瑞典别墅——瑞园。瑞典人Jonny获得这栋别墅或许是上天安排。别墅最吸引眼球的当属这敞开式外廊,一排石条凳上平均间隔的木头柱支撑着对称的拱券。拱券上有一层木制直线对称的几何图案,每段中间有四根小罗马柱和两个圆柱头,显得那么精致、和谐。蓝色木制外廊配上Anna悬挂和摆放的植物让整栋别墅灵动起来。

一位老外正站在别墅石阶上,我毫不犹豫叫了声Jonny,他回过身对着我微笑。我走上前,拥抱打招呼,终于见面了。我们步入凉亭开始聊天,女主人Anna午休还未起床。别墅仍有很多地方要打理,Jonny说他们刚刚把厨房装修好,打算哪天邀请我和堂哥来吃饭。我们正聊着,Anna出来了。她是一位小巧、美丽的中国女子,但气质和中国女子有明显不同,这应该是跨国婚姻的痕迹吧。这时Jonny抽空把自制的蛋糕拿出来。Anna问我喝咖啡还是茶,Jonny说他的蛋糕配茶味道更好,刚好我带的红茶派上用场,味道果真不错。我们就这样信马由缰地聊天。他们游遍世界,寻找养老之地,对庐山情有独钟。Jonny说庐山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庐山本身的魅力外,Anna在九江长大,这里有她的朋友,与好友的互动让他们的精神生活更丰富。每个星期他们打车到九江麦德龙采购一次,那里有适合Jonny口味的食材。Jonny的家乡冬季很冷,庐山的冬季让他有家乡的感觉。但是因为语言,Jonny仍旧有些孤独,很少有人可以和他聊天,我的到来让他非常开心。我们聊工作、生活中的趣事,还有庐山的故事,我们就如多年未见的老友。两个小时的时间在我们的欢声笑语中流走,我们得去走红毯现场凑热闹。

离开之前,Anna带着我到别墅里去参观。她很认可堂哥的装修,看来堂哥为这栋别墅还真花了不少心思。后来堂哥告诉我,当时他请了庐山的别墅专家张雷老师指导他装修,两人的合作为庐山留下了这栋美丽的别墅。我边看边听Anna的别墅计划,卫斯理别墅在他们手中是幸运的。顺着楼梯到地下室,里面有个抽湿机在工作,她告诉我, 自从630日他们入住别墅,抽湿机就一直在工作,山里房子最大弊端是潮湿。刚装修好的厨房简洁、温馨,在这里做饭应当很享受。虽然初次见JonnyAnna,但我已感受到他们的幸福与和谐。跨国夫妻因为文化背景的不同会有很多的碰撞,Anna说他们之间很少有摩擦。这得到Jonny的证实,Jonny说他们的爱一如初见。这狗粮撒得着实让人羡慕。


回味无穷的庐山国际电影周

我们转一圈出来,Jonny已经换好衣服,于是出发去看明星们走红毯。我顺着公路往下走,途经百年前的英国学校,这里已经成为庐山政府的宿舍,墙壁上多了不少防盗窗。我曾带三位来自加拿大的老人寻找他们母亲曾经就读的学校,他们站在英国学校门前拿着母亲给的照片一对照,感到兴奋而又不可思议。曾经在庐山居住过的外国人,给家人讲庐山的故事时,家里大多数人将信将疑,最终是来到庐山才眼见为实。十年过去了,不知这三位老人安好?

不一会就到了活动中心的后门,我们听到兴奋的尖叫声从前面的会场发出,走红毯活动已经开始。我们拿着票走进会场,红毯周围都是人,我们挤不进去,好在Jonny个子高,Anna让他用手机拍照片和视频给我们看。我拍了张他们的背影,Jonny搂着AnnaAnna小鸟依人,生活的细节体现他们的恩爱。Anna告诉我,她的英文名字是Jonny给她取得,AnnaJonny最爱的奶奶名字。西方人有把年长者的名字传给新一代的传统,这是爱的延续也是对长者的纪念。那些走红毯的明星,我们大多不认识,看来我们都老了。这次爱情周的形象大使是孙红雷夫妇,我和Anna都很喜欢孙红雷。

孙红雷夫妇出场压轴,走红毯活动结束。离晚上的活动还有两个多小时,我本打算邀请他们在某个餐馆吃个便饭,AnnaJonny的肠胃不适合中餐,她建议去KFC。于是我们往KFC进发,穿过隧道后,Jonny竟然直接穿过马路,我大笑地说:“Jonny,你已经很中国化了。”我曾经遇到许多老外在中国不知如何过马路。国外是车让人,中国车不让人的,最近几年国家相关政策出来后,这方面好多了。我们顺着牯岭街慢慢走,人可真多。我和Anna聊着天,Jonny独自一人在前面走,我拍了一张他孤独的背影。庐山国际电影节应该就这一张西方面孔。明星中有外国国籍的,但是华人。

KFC人满为患,我们很快锁定座位,点餐完毕后,Jonny的任务是占位子,Anna排队付款拿餐,我两边跑。他们一人一个汉堡,我点了炸鸡块和薯条,Anna帮我点了汤和可乐,汤的味道不错。我们在嘈杂的KFC愉快地聊天。我没想到两位的爬山功底深厚,我建议他们买观光车票去五老峰站点下后再爬山,哪知他们决定徒步去五老峰。那庐山太适合他们了,有很多地方等着他们用双脚去丈量。他们和我分享在挪威Romsdalseggen爬山经历,那次爬山之后他们决定远离具有生命危险的爬山活动。两个小时又飞逝而过。

我们来到庐山恋电影院,扫码进场,影院工作人员给我们三个电影周定制的口罩,戴好口罩我们一起走进影院。遇到熟人,回过头摆拍进场过程。看到照片时,我们笑着说,仿佛我们也走了一次红毯。我找到前一天彩排时的座位坐下。在等待的时间,我给Jonny介绍电影《庐山恋》的背景。这部电影是“文革”后第一部有吻戏的电影,女主角不停变换漂亮衣服也是第一次。Jonny能够理解,他说20世纪80年代来到中国,看到的是衣服的颜色大多是蓝、绿、白三色。

电影开始播放后,我不时给他讲解一下。播放到男女主角游东林寺的时候,灯突然亮了。按照昨天的彩排应该是明星们开始登场,结果是把我们前面四排安排到影院的后半部坐,看来计划有变。昨天给我们彩排的先生提醒我们一些注意事项后,我们继续看电影。我们这边看电影,在主会场正在直播活动盛况。我偶尔打开手机上看中央六套直播。没多久明星们进入影院,我们也随着他们进入直播现场。他们没有如昨天彩排安排站在台子上,而是直接站在座位前后部之间的过道。我们在座位后部的第二排,近距离地看到明星们的真容。今年的电影周邀请了《庐山恋》的男主角郭凯敏老师,《庐山恋》应该是他事业的巅峰,他有很深的庐山情愫,来庐山的次数不少。几年前我陪着客人游望江亭,客人们一路过来聊着《庐山恋》以及《庐山恋》对他们的影响。正说着,迎面一位熟人告诉我,郭凯敏正在望江亭。我们登上望江亭,看一戴着墨镜的男子坐在那沉思,我走过去,他移动身子背对着我。我直接和他打招呼,介绍了自己的工作单位,并把我们一路聊得话题告诉他,他也很高兴,最后和我们每个人留影。Jonny说,他没想到男主角没电影里那么高。明星们离开,群演们也散了,前一天彩排连续看三场《庐山恋》,没人再想待在这里。JonnyAnna没参加彩排,第一次看《庐山恋》的Jonny很有兴致,我理当陪同。我们换到前排坐,整个电影院我们独享。看完电影,我们又一路聊到鄱阳路口拥抱道别,回到家接到Anna的微信:“我们今天非常开心!” 我回复:“我也很开心!”。

第三届庐山国际爱情电影周对我和Jonny夫妇来说非同一般,但这次见面只是序幕,我们的人生轨迹在庐山的交汇重合将让我们彼此的生活更丰富多彩。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位长期入住庐山的老外也将慢慢融入庐山,就如百年前在庐山居住的老外们。



相关链接

乔尼·约翰逊(Jonney Johansson)先生,瑞典人,曾担任瑞典沃尔沃集团巴士有限公司的总裁,是2000年中国第一批聘请的外国高级专家,在上汽集团(申沃)工作了八年。2005年上海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白皮书——《回顾我党改革开放20年历程,展望未来——记十位为我国建设做出重大贡献的外国友人》,约翰逊先生是其中之一。约翰逊先生一生在很多国家工作过,有着丰富的经历和管理能力,同时具有爱护环境和保护老建筑的强烈意识,他希望在庐山期间能为庐山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王文婧

审校编辑:许钦

值班总编:朱静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